962亿美元收购Lithea公司股权赣锋锂业资源量比肩Atacama盐湖

  9.62亿美元收购Lithea公司股权,赣锋锂业资源量比肩Atacama盐湖

  即便已掌握3600万吨LCE(碳酸锂当量)的资源量,赣锋锂业(002460.SZ)仍在不断加码锂资源。

  7月11日晚间,赣锋锂业公告,拟通过全资子公司赣锋国际收购Lithea公司100%股权,交易对价不超过9.62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64.4亿元)。

  Lithea公司主要资产为位于阿根廷的PPG项目,该项目由Pozuelos和Pastos Grandes 两块锂盐湖资产组成,测算资源量合计达1106万吨LCE。

  对比上述两个盐湖,此次赣锋锂业计划拿下的PPG项目资源量介于二者之间。若此次收购如期达成,公司掌握的权益锂资源量将达到4700万吨,几乎比肩全球在运营规模最大智利Atacama盐湖的资源量,称之为“屯矿狂魔”毫不为过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前几年赣锋锂业处于锂盐产能扩张状态中,资源端开发进度较慢,使得公司原料自给率处于较低水平,这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今年的利润弹性。

  “公司锂盐产能规模太大,现有原料自给率在40%左右,短期可见的资源增量主要来自澳洲Mount Marion的扩产,以及Cauchari-Olaroz盐湖的投产。”赣锋锂业相关人士12日指出。

  仅就资源量来看,玻利维亚、智利呈现单体盐湖资源量巨大的特点,如Uyuni、Atacama资源量分别达到11219万吨LCE、4905万吨LCE。不过,Uyuni尚未开发,在运营盐湖只有Atacama。

  相比之下,阿根廷盐湖单体资源量较小,普遍在2000万吨LCE以下,但是整体数量更多,几乎占据了全球盐湖资源储量榜的3至10位。

  这也是为何已经进入锂矿争夺“后半场”,赣锋锂业仍然能够获得盐湖资源的原因之一。

  紫金矿业(601899.SH)在收购拉过错盐湖时,曾发布一项全球主要盐湖锂资源量排名,其中国内察尔汗盐湖资源量为1049万吨LCE,位列全球第7位,国内第1位。

  若按照赣锋锂业给出的测算资源量数据为,PPG项目资源量为1106万吨LCE,这与察尔汗盐湖基本相当。

  从衡量盐湖质量的另一个指标锂浓度来看,PPG项目459毫克/升,低于赣锋锂业已有的Cauchari-Olaroz项目、紫金矿业的3Q项目,但是略高于Mariana锂浓度。

  与阿根廷已知盐湖相比,PPG项目属于一个资源储备规模较大、资源禀赋中等的锂资源;与赣锋锂业已取得的阿根廷盐湖相比,主要资源指标则介于Cauchari-Olaroz、Mariana两个项目之间。

  只是,公司此前已经在阿根廷布局上述两个盐湖项目,并且权益资源量已达3600万吨LCE的天量储备,为何仍然要推动对PPG项目的收购?

  赣锋锂业官方回答为,“有利于公司进一步加强上游锂资源布局,有利于提高公司的资源自给率,增强核心竞争力……”。

  不过,有一点不容忽视,即此次收购的定价、估值是要低于紫金矿业此前收购的3Q项目。

  按每万吨碳酸锂当量的收购花费计算,PPG项目以锂资源量计算的估值为0.86倍,紫金矿业收购3Q项目时的估值则为0.98倍。

  相比之下,距紫金矿业收购3Q项目已经过去8个月时间,这期间锂矿、锂盐和锂资源行情水涨船高。若考虑这一行业背景,赣锋锂业此次收购价格并不算贵。

  至于赣锋锂业所说的提高资源自给率,更多则集中在盐湖提锂层面,与公司国内的矿石提锂产能没啥太大关系。

  盘点赣锋锂业已掌握的锂资源,盐湖端以上述阿根廷盐湖、青海一里坪盐湖为主,锂辉石则包括了澳大利亚、非洲马里等地,以及墨西哥的锂黏土资源。

  “非洲项目也要等到2024年,矿石端的增量主要以Mount Marion的扩产项目为主。”上述赣锋锂业人士指出。

  Marion项目计划,今年下半年进行技改升级以及增加接触矿产能,预计完成后年产能规模将提升20-30%。

  考虑到上述开发周期,Marion将继续扮演公司原料主要供给方的角色,至于有望在下半年投产的阿根廷盐湖项目,未来将直接以碳酸锂的产品形式对外出售。

  通过盘点上述资源布局可知,赣锋锂业资源具备总量可观,但是类型、分布庞杂等特点,这与另一家锂业巨头天齐锂业(002466.SZ)对比很明显。

  “矿石端,格林布什是全球在产产能规模最大、矿石品位最高的矿山,通过入股SQM公司又参与到了智利Atacama的资源开发。仅就资源禀赋而言,天齐拿下的都是最好的盐湖和矿山,虽然公司此前因借债收购,经营风格相对激进而饱受诟病。”成都一位锂盐行业人士指出。

  相比之下,赣锋锂业的资源布局属于“零敲碎打”,很多资源只是通过参股,并签订包销等方式获取资源。

  以近两年因锂矿石公开拍卖“走红”的澳洲矿商Pilbara公司,赣锋锂业亦持有其6.16%的股权,并约定每年由Pilbara方面供应不超过16万吨6%的锂精矿。上述资源端的不同选择,在上半年锂精矿、锂盐产品大幅上涨的背景下,两家公司表现出了不同的业绩弹性。

  一季报数据显示,当期赣锋锂业净利润为35.25亿元,同期天齐锂业净利润为33.28亿元,利润规模相差无几。

  但是,两家公司产能、产量规模却相差悬殊。2021年,赣锋锂业锂盐产能合计12.6万吨,产量8.9万吨,同期天齐锂业产能为4.48万吨,产量为4.37万吨。

  (图:部分公司2021年锂盐及相关产品毛利率,来源年报、21世纪资本研究院)

  主要原因,就是赣锋锂业产能规模更大,原料自给率、锂盐利润率跟不上,天齐锂业则在享受锂盐产品上涨的同时,还可以获取一部分锂精矿上涨的利润加成。

  以上是“锂业双雄”在供资源端获取、布局不同,在产业端两家公司同样存在不小差异。

  赣锋锂业,近几年强调的打造“赣锋生态系统”,打造锂资源、锂盐、锂电池、锂电池回收的全产业链模式。

  天齐锂业,前期受制于收购SQM股权遗留的债务问题,发展相对滞后,目前仍然处于产能扩张阶段,重点推进澳洲奎纳纳两期合计4.8万吨的氢氧化锂项目,暂时未有明显的向下游延伸的实质性动作,动作相对滞后于赣锋锂业。

  只是,不管是从上游资源储备,还是向产业链下游延伸两个层次来看,尚无法断定两家公司选择的对错。

  因为在不同的市场环境下,行业利润会在产业链内部不断转移,相应的不同经营路线的结果存在明显差异。

  行业下降周期当中,产品覆盖产业链上、中、下游的综合性企业,成本优势会相对突出,抵御周期波动的能力也会更强一些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